【十日谈】解“压”游戏后遗症

分享
2015/06/08 18:24 未分类

傍晚七点二十分,当第三次被公车的急刹车绊了个趔趄后,我突然生出把司机师傅一把从座位上拽起来,然后握着方向盘一脚油门下去再也不松开的想法。不过这种想法只持续了三十秒,因为通过这三十秒的观察,我发现满车厢的人并没有给自己留下能挤到司机旁边的机会;即便能在各种急刹车和突然加速中挪到前面,那么接下来我要面对的不仅是司机,还有一整车因拥挤和燥热一点就着的乘客。万一他们群起而攻之,我还得考虑这附近哪里有医药箱可以回血?哪里有泵动式霰弹枪和卡宾冲锋枪供我扫射?逃跑时真能一个肘击就搞到一辆车?警察叔叔真能瞎到看不见我就不追了?

权衡之下,此刻最好的解决方法还是把扶手抓的更紧一点儿。我同时明白自己得的并不是怒路症,而是解“压”游戏后遗症。

75c4e788-8eda-43f4-8810-766c437bd1d8.jpg

有时压力山大到只想投入一个怀抱好好静静

很难说我是什么时候有“压力”这个概念的,如果把它定义为“焦虑及压迫感”的话,大概就是小学二三年级父母开始有意无意地说出“别人家小孩”几个字。但至少在那个年纪,压力对我来说不算坏事,争强好胜的心理一定程度上避免了自己被划入学渣的队伍。在几次考试都名列前茅后,一台小霸王游戏机作为奖励放到了我的房间。虽然现在回想起来有些诡异,那个年代的大部分家长送孩子的礼物无非是书籍公仔或者一顿麦当劳,不过当时的我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份礼品。

虽然早都忘了那台小霸王上出现过的游戏,但《魂斗罗》里两个主角的枪口扫射出来的粒状子弹却像嵌在了我的记忆里一样。尤其看着子弹打到敌人的身上那一瞬,那种全身上下舒爽的要起鸡皮疙瘩的感觉现在还记忆犹新。那个时候还太小,没听过相对论不知道烂柯人。却实实在在感觉到在游戏中时间消逝要比平时要快得多。让我更加搞不懂的是,手柄上那几个简单的按键,竟然能让自己产生飘飘欲仙的感觉。

等到我对压力有一个成型的概念,并开始有意识地规避它时,却忘了它身上与时俱进的属性。听多了“别人家”以后,这种被动型的说教已经可以轻松过滤,但主动型的焦虑却在我的轻视中发起了进攻:除了成绩,我还想得到班上的职位、得到瞩目、得到所有人的认可,还有那填不满的物欲无底洞。处在这个年龄段的我,欲望和胃口一样突飞猛进,加上青春期荷尔蒙无处发泄的积压,我开始对这世界充满敌意。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那几个让我飘飘欲仙的上下左右按键。虽然小霸王早就成为时代淘汰的产物,但电脑也紧接着走入寻常百姓家,并成为我抵抗这个世界最好的工具。这段时间玩的最多的是赛车和格斗游戏,速度和暴力总能轻易让人上瘾。尤其当你不踩刹车一路油门直到车毁人亡那一瞬,那种无与伦比得快感我想没有人能够抵挡。在这种肾上激素带来的持续兴奋中,我眼前隐隐出现所有压力被油门和拳头击得粉碎的假象,这种假象和搭在主机上降温的湿毛巾一起,持续了很多个春夏秋冬。

1-140219103210-50.jpg

速度与暴力不失为解压的好方法

只是当我明白“一直高潮就等于没有高潮”这句话之后,持续兴奋的多巴胺已经开始显现出颓势,踏出学校扑面而来的社会系统让我措手不及。其实当我穿着穷酸的装备被骑着神兽一身盛装的人民币玩家撞翻在地时,就已经清楚现在是个金钱至上的年代,但万万没想到现实比游戏贯彻的更彻底。未脱下校服时的棱角和尖锐在社会这盘游戏中显得如此稚嫩,钞票成为衡量万事万物的唯一标准。此时此刻,面对着那台刚花了两个月工资才买上的电脑,我想也许一些温和的游戏能缓和一下这种压力。

一开始我以为《GTA》是个不错的选择,可在无数次的抢车抢钱抢人后,差点就导致文章开头一幕的惨剧发生,于是我毅然决然的将目光转向了《模拟人生》。这款游戏倒是真不错,全方位模拟了现实中的生活,看到谁不爽扎个小人撬个墙角,设定还是蛮带感的。这一切本来非常顺利,直到有一天,我操纵着小人在镇上挨家挨户地找人调情时,脑子里冷不丁冒出父母帮自己安排在周末的相亲。为了避免自我介绍出现“兴趣爱好是宅在家里玩游戏”,几个字,我狠了狠心,将游戏图标拖进了回收站。

人生既然已经如此艰难,总该为自己找点乐子,被压力压垮的死法也太惨烈了点。如今市面上动辄几十个G的游戏好玩是好玩,但不小的容量同时也将减压复杂化,也许故事的最后该回归初心了。

压力随时随地都有,电脑却不能一直带在身旁,删繁就简的手游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在这方面,我们友好的岛国邻居一直致力于开发各种充满哲学意味的减压游戏,比如《兄贵草泥马》、《播种大叔》、《踢爆田中桑》,还有刚刚上架的《屁股人》。这些游戏的共同点是充满变态的恶趣味,但却让人莫名地停不下来,看来开发者早就深谙玩家的G点就是猎奇。在这种猎奇的快感中得到片刻的放松之后,我以为终于找到了解压的不二法门,便开始不间断地玩着这些游戏。公车、办公室、床上甚至是厕所,我都一刻钟不能离开手机,无时无刻不在进行着各种游戏。

ef3eb8a7bcc44061aa5f070cce023f23.png.jpg

偶尔也要在一些猎奇游戏中感受一下生命的大和谐

然而持续了一段时间后,我开始莫名其妙的头疼,眼前偶尔还会出现幻象,视力也逐渐下降。一到晚上躺在床上,大脑无视身体发出的疲惫信号,像打了鸡血一样急速运转着。而白天常常处在无精打采的状态,陷入“完不成工作-被领导批评-玩玩游戏压压惊-休息不好-完不成工作”的恶性循环无法自拔。

回首这条与压力斗争之路,那些玩过的游戏到底是解除压力,还是解压压力,让它的体积变得更加张牙舞爪,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了。因为此刻我的大脑又开始兴奋地喊着整齐划一的口号,要跑酷、要三消、要草泥马、要十连抽,要……我只能把手伸到枕头边,在黑暗中摸索出了手机。

色色超好玩专稿,转载请注明来自超好玩及作者,并链回本页)

《转发到微信!
超好玩助手家族
活动推荐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