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osts tagged "十日谈"

2015/03/20 18:14

【十日谈】偶像的黄昏:席德•梅尔们的窘境

每个人都只能用自己的知识层次去接受和理解事物,并且做出认知范围内最优化的选择,但是在年纪大了之后,很多的选择却都变得充满黄昏意味宿命感。席德·梅尔今年已年届六旬,作为策略类游戏教父,在策略游戏日渐式微以及移动游戏盛行当前趋势下,如何继续让更多的人体验到策略游戏的乐趣成为了席德·梅尔的晚年课题,所以《席德·梅尔:星级战舰》作为一款试水移动游戏市场的游戏出现了。“老夫要进军移动游戏了,这种降低期望值的策略你们能懂?你们呐,图样图森破!”事与愿违,《席德·梅尔:星际战舰》一经上线,在媒体和玩家两端并不讨好,IGN仅仅只是给出6.5分的评价,对于游戏策略性的缺失和无脑的AI深表遗憾。而在Steam上也仅仅只有47%的好评,玩家对于席德·梅尔就没有媒体那么委婉了,位居最高的评价非常刻薄的指出:“这是我玩过最差的席德·梅尔系列游戏!”而这次刻意讨好的平板玩家群体虽然整体评价不错,但是反对的声音也是甚嚣尘上,比如以下这名玩家的评论就被顶到了最有帮助的评价第一位:(太长,简单理智的机翻一下:嗯,没有深度。这里面的资源有个毛用啊!我要那么多资源闹球肾啊!跟我的决策有关系吗?AI难度提升原来就是直接打show me the money啊!你看看你Y之前做的文明系列,玩完之后我都可以带领美国解放整个伊拉克了!再看看你现在做的这货,尼玛是让我跟智障AI玩过家家啊!尼玛好意思叫这破玩意策略游戏!劳资玩了几分钟就腻了好伐!原本以为可以通宵激爽运筹帷幄特意买了一箱薯片,吃了两片就玩完了!还要劳资15刀!我顶你个肺!我家隔壁老王的熊孩子在iPad做的策略游戏比你这玩意都好玩多了!而且还业界良心一刀都不要!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这游戏,谁买谁SB!)附:IGN和STEAM的评价“《席德·梅尔:星际战舰》的设定是一个非常棒的太空战斗游戏,但是无脑的AI和战略系统毁了它。”“这是我玩过最糟糕的挂名席德·梅尔的游戏”回顾席德·梅尔的整个职业生涯,从初出茅庐的平平无奇直至《席德·梅尔的海盗》声名鹊起到最后凭借《文明》系列一举封神。不同于其他制作人,席德·梅尔的作品往往都带有非常鲜明的个人烙印:专注SLG、席德·梅尔的前缀命名(带有教父意味的命名方式)、对于现实社会和硬科幻世界的真实模拟、多层次的策略性、以及那One More Turn的无尽乐趣。这些核心元素构成了席德·梅尔完整的策略游戏体系。席德·梅尔在其制作的SLG游戏中一直在做加法—融入更多的游戏元素,更加逼真的现实模拟,以及更加庞大的策略系统。受众群体虽然相对小众,但是依然不影响他成为第二位进入互动艺术和科学学院名人馆的游戏业人士(第一的那位最近日子也不好过,下文会提及)。而在这款向移动端妥协的“SLG”产品中,席德·梅尔做了大量的减法,虽然保留了星际策略游戏必备的4X(eXlore、eXpand、Xploit、eXterminate也即探索、扩张、开发、消灭)元素以及其上一个星际策略游戏《文明:太空》相同的背景构架,但是在看似“卧槽,原来我的征途不是星辰大海,而是整个星际!”的庞大外皮下却是一款内容稀薄、玩法单一、AI弱智、流程偏短的战旗游戏。在快速玩完整个内容之后大部分SLG爱好者们估计也只能留下这么一句感叹了“卧槽,我刚到平流层,就TM告诉我已经打倒肉山大魔王了!?”对于花甲之年的席德·梅尔来说,这是一个尴尬的故事,原本想要将受众群体偏小的策略类游戏通过平板平台推向大众而削足适履,却落得一身骂名,真的是一笔买椟还珠的买卖。也许,用这位玩家的评语倒是能够道出席德·梅尔内心的酸楚:"Sid Meier's best days are behind him..."而比席德·梅尔更早位列仙班的宫本茂似乎日子也不好过,作为“现代电子游戏之父”,拥有史上最知名的两大游戏角色—马里奥和林克,宫本茂比之席德·梅尔更具有在移动端呼风唤雨的条件,因为《超级马里奥》和《塞尔达传说》完全可以无缝连接当前手游的特点:轻度化、休闲化。没有跟钱过不去的公司,所以,曾经高冷表示“对不起,手游我们不玩”的任天堂终于还是宣布与DeNA达成合作进军手机游戏市场,我们可以预见到,在不久的将来《超级马里奥》一统各类跑酷、三消等休闲游戏市场,《塞尔达传说》一统ARPG和卡牌游戏市场的盛况。不过情况又极其可能是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当你发现马里奥无论如何都跳不到台阶上而大感沮丧之时,屏幕上恰到好处的弹出一个只要18块,你的马里奥就像嗑了霸王牌蘑菇丸一样duang的一声飞上天,我们的内购绝对不含特技成分!我们的内购绝对不含特技成分!但是,新世纪以来任天堂的游戏质量并没有一飞冲天,反而日渐疲软,尤其是《塞尔达传说》两次在E3游戏大展的展示环节中出现致命的BUG,让已经退居幕后成为图腾性质的宫本茂深感无奈。而任天堂的Wii系列主机在与索尼PS和微软XBOX的主机争霸战中也败下阵来,致力反对暴力游戏(GTA:哦,是在说我吗?)的理念让Wii系列主机在这个僵尸和街头帮派游戏横行的重口味次时代中逐渐变味成了增补性质的家用健身器材。“不是说好做彼此的小蘑菇吗?”以下是02年E3大展上展示塞尔达传说时的尴尬场景,在操控林克击倒一名敌人后却没有掉落继续前进所需的关键道具,游戏卡在该处无法继续进行。在E3这种大展上让全世界媒体看到任天堂下一代主机表现如此逊色,宫本茂颜面扫地,只能向观众表示歉意,并终止演示。http://v.game.163.com/video/2015/3/F/M/VAJR86AFM.html对于席德·梅尔和宫本茂而言,席德·梅尔系列和马里奥、塞尔达就是自己的孩子,在人已经逾花甲之年之后,能够守护自己的孩子看着他不停的延续曾经的光辉是自己最好的愿景。而对于还在中年阶段的小岛秀夫而言,怎么样杀死自己的孩子却是他的中年愿景。“I am just an old man hired here to do some wet job”曾经看到一篇文章叫做《小岛秀夫的愿望清单》,作为一名已过知天命年纪的神级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始终无法摆脱自己一手打造的《合金装备》系列的阴影,尽管他极端渴求在新的领域实现新的创意,也成功制作了《终极地带》、寂静岭新作 《P.T.》证明了自己一样能够将机甲和恐怖类游戏把玩的炉火纯青,但是却依然无法挣脱现有成功的桎梏,《合金装备》一直以来的优异表现让KONAMI一直在束缚着小岛秀夫跨越的脚步,纵使小岛本人已经疲倦不堪,在长年制作《合金装备》系列的过程中,几乎每出一作都声称这一次将会使系列完结,自己将不再制作新作。而在《合金装备4》面世前又声称这是本人监督制作的最后一部合金装备,之后的新作将交棒给下一代制作人。但是E3 2009上推出的最新两作当中,面向PSP的《合金装备:和平行者》又是小岛本人监督。也许哪天《合金装备》失败了,小岛秀夫就能够逃离自己一手经营的悖论境地。心头的那一条Snake就像杯弓蛇影一般成了心魔,谎言杀死生活,成功杀死自由。作为一个以导演身份自居的游戏制作人,小岛秀夫成功的向世界展示了游戏作为一种叙事电影的可能性,但是他的游戏生涯却从此之后缺少了可能性,当一个人开始对自己做的事情感觉到厌倦的时候,终止这个事情就成了最终的选择。老梗“无处可容秀夫”在3月4日接受IGN的访谈之时,小岛秀夫说道:这部作品是我亲力亲为一手制作,并且我也曾经表示过它可能会是系列的最后一部作品,那么现在我要告诉大家,这是最后一部“solid”系列的《合金装备》,也是我的最后一部合金装备 。(原文:I always say this will be my last Metal Gear,…………With Metal Gear Solid 5, I’m finally closing the loop on that saga. In that sense, this will be the final Metal Gear Solid. To me, this is the last Metal Gear)希望这一次小岛秀夫的隐退之言不再是狼来了的故事,而是真正能够追随同龄人坂口博信的脚步,像坂口博信放弃无穷无尽的《最终幻想》,带上基友植松伸夫编织每一刻都是崭新的新游戏那样实现自己的愿望清单。今天曝出的最新消息,小岛秀夫已经和Konami决裂,在制作完九月份即将于9月上市的《合金装备5:幻痛》就会离开Konami,虽然消息并未证实真假,但是我们现在可以开始展望小岛秀夫的下一个身份了,可能是一名电影导演,也没准是一名Coser...“这种合体装备我也可以玩的很溜”当六零年代的威尔·莱特(虽然比小岛还要年长3岁)进军移动平台制作独立游戏;七零年代的约翰·卡马克大刀阔斧的在Oculus Rift玩的飞起,布鲁斯·斯特拉雷用《美国末日》叩开30个媒体的满分大门;八零年代的冰蛙用DOTA让MOBA游戏风靡全球,陈星汉用东方的禅意让西方世界赞叹;乃至九零后的一批新鲜血液在不停创造着新的奇迹之时;我们的老偶像们也在痛苦的转型着,虽然这一步可能走的蹒跚,也可能就此戛然而止,但是我们始终不能忘掉他们在职业生涯最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面给我们带来的冲击和感动。纵使可能时日无多,但最美不过夕阳红,温馨又从容。祝好!

2015/03/17 19:45

【十日谈】一剑且西去:剑客李靖的故事

谨以此文纪念古龙先生仙逝三十周年楔子九月十三,凌晨。李靖轻柔地踱步在东海的海岸线,眉头紧锁。昨晚上的梦还萦绕在耳边,在一位杨姓显贵的华府中,歌舞升平,宾朋满座,酣畅的氛围必定会铸就酣畅的人,李靖就在这样的氛围里面醉了,只觉得灯光是彻心的红,红的如同夕阳下的火烧云一般,在这半梦半醒之间,身边突然多了一位红衣女子,在耳边莺莺细语,断断续续,如泣如诉,在喧嚣之间,李靖只听到六个字,且西去,别梦寒。而后,梦醒,人去,楼空。略显咸腥的海风拂过他的宝剑,竟发出嗡嗡龙吟之身,有一股说不出的寒意。江湖上传言,陈塘关总兵的剑和塞北隐名探花的飞刀,是江湖上最恐怖的两件兵器,没有人知道,这种恐怖究竟有多摄人心魄。且西去,可笑,我李靖世居东海之滨,匡君辅国,陈塘关总兵,剑法举世无双,从未想过仗剑离去,但是这梦又似乎带有强烈的先知感,让李靖内心有一种压抑不住的躁动。宿命感。远处海平面有位老人在垂钓,一动不动,如同一座雕像一般。屠龙许久不曾下雨了,黄历上也并未记载今年玉皇临太岁,但是陈塘关今年特别的旱,旱的让人心慌,连开玩笑都没有心情。李靖,是个军人,严肃的军人,作为一个军人,玩笑是禁忌,李靖不喜欢笑,更不喜欢听别人讲笑话。李靖有个儿子,是他始终不愿谈及的事情,因为这个儿子,就是个冷笑话。夫人殷十娘怀胎三年零六个月竟产下一个肉球,李靖第一次用他那举世无双的剑法劈开了一个球,没想到,肉球里面竟蹦出个男丁。李靖回顾七年前那一幕还是觉得很荒谬,但是更荒谬的是有位自称太乙真人的驾鹤道人突然从天而降,莫名其妙的祝贺,还施以这肉球儿两件法宝,神神叨叨的道这个肉球不是池中物,想要收之为徒,真是个疯子。所以这个疯子把自己的儿子培养成了一个疯子,从出生到七岁,总过闯下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次祸,就像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冷笑话一样直接刺到李靖的心房之中,每次李靖想要一刀劈死这肉球之时,看着夫人泪眼婆娑的模样,总会心软,作为一个军人,亲情是他最大的软肋。而且在哪吒身上,他看到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曾几何时还不是军人的李靖作为一名剑客浪迹天涯,不羁于世,声名狼藉,那个时候他的剑法歹毒泼辣,心浮气躁,招招都是直指对手的命门,快意恩仇,睚眦必报。直到有一天,他失手杀了一个不该杀的人,才决意退隐江湖,回到家乡,成为一名军人,因为军人的属性,他的剑法也慢慢沉静下来,不再咄咄逼人,机械沉稳,然后他成了陈塘关总兵,帝国四大名将,剑客的身份就这样逐渐的被自己遗忘了。今天李靖的心情很不好,因为管家王二告诉他自己的疯儿子这次闯了大祸,因不忿东海龙王三太子携带夜叉强抢男童女童,一怒之下用太乙真人送的金刚圈将两人毙命,还剥皮抽筋那敖丙。第十万个冷笑话看起来真的很冷。交易敖光很愤怒,他感觉到了生平从未受过的耻辱,甚至可以说是凌辱,身为整个东海的扛把子,被一个七岁的小孩将龙宫震得七荤八素,还痛失爱子,而且还听说这个小孩竟然是他当年从未正眼瞧过一眼的穷酸剑客李靖的儿子。眼前的李靖坐在厅堂之上,若无其事的喝着茶,更是让敖光感觉到浑身的筋络发麻。“敖兄,一别经年,不知突然大驾光临,有何贵干?”“李靖,你可知你那宝贝儿子做了什么事?”李靖不语,低头喝了一口茶,“敖兄知道喝酒和喝茶的区别吗?酒越喝越暖,茶越喝越淡,多喝点茶,总归是有好处的。”敖光出离愤怒了,怒骂“好你个李靖,纵你逆子杀我儿子,毁我龙殿,今日我必须要替我儿子报仇。”话毕,李靖脸上便多了一道剑痕。这是李靖从未见识过的速度,剑法之快,身形之鬼魅,都远远超出了李靖的认知范围。“交出你那混账儿子,可饶你不死。”敖光冷冷说道。“敖兄,你可知身为一名剑客,有两件事情是不能忘的?”“哪两件?”“爱与正义,我交出我的儿子是为无爱,无爱的剑客只能算一个杀手,你纵容儿子去强抢童男童女是为无义,无义的剑客只能算一个剑人。”“我只知道一件事情,就是你已经死了。”李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无限接近死亡,从十三岁出道江湖,他几乎未尝一败,曾经有几次势均力敌的交锋也是有惊无险,但是这一次他甚至没有机会还手。但是李靖还是还手了,这是同归于尽的一剑,也是李靖最后的杀招!空手接白刃!李靖最后的杀手锏竟然被敖光空手接住了!李靖闭上了眼睛,他知道,敖光还是当年那个剑法不可一世的敖光,而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剑客李靖了,多年军人生涯磨平了他的性格,还有他的剑法。但是李靖并没有死,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哪吒用手握着敖光的剑刃,血从双手间不停渗出,染红了整把宝剑。“敖光老儿,做个交易如何?”哪吒松开了敖光的剑。“什么筹码?”敖光第一次被人挡住了自己必杀的一剑,而且从哪吒松开自己的剑的时候,那股力道展示出来的实力,并不在自己之下。“用我的命来换你儿子的命,我想这个你不会拒绝吧。否则和我父子之力,想必敖光老儿你今天没办法走出李府,而且你贵为东海龙王也不会失信吧。”“成交,你自行了断。”敖光合计了一下,觉得眼前的局面来说,哪吒的筹码完全无法拒绝。“不孝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岂能是你自己能够说了断就了断的!”“父亲,孩儿不孝,闯下如此弥天大祸,理应受死。”话毕,人去。复仇楼空。李靖也疯了。人们再也找不到那个严肃的李总兵,只能看到一个疯子在东海海滨用七尺长剑指着东海一阵叫骂。手里还总是握着一个酒坛子,衣衫褴褛,醉生梦死。“敖光,你…给老子…死出来,还我儿子命来。”李靖又喝醉了,呢喃道。“李总兵,醒醒!”李靖睁眼看到一个老头骑着麋鹿,手里拿着鱼竿,“我知道你,你就是那个天天在海边钓鱼的老头。我且问你,你有看到敖光老儿吗?”“李总兵,看到如何?没看到如何?”“看到了,就让我去杀了他。”“总兵,冤冤相报何时了,何必这样。”“老人家,如果你有一个孩子因为你的无能而死,你是否会感到羞愧?”“对不起,我连老婆都没有。”钓鱼老头似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不过,敖光他来了。”海边,敖光站在礁石上,冷冷的看着李靖。“你本不该来的。”“但是我来了。”“你儿子应该死的。”“你儿子更应该。”“出剑吧。”敖光还是那么快,每一剑都直指李靖的要害,每一剑都还是那么的凛冽,如同东海肃杀的风。李靖“你知道吗?一个剑客,最重要的是他的剑!而不是其他的东西,李靖,你不配作为一个剑客,因为你的剑法,太弱了。”“你错了,你的剑太冷,永远都只是一把死的剑。当剑有了爱和正义,才是一把活生生的剑,才是一把有资格杀人的剑。”敖光笑了,还是那一招,被他空手接白刃的那一招,这个不知所谓的李靖。但是这一次他没有接住,因为李靖这一剑他根本就没有看清。等他看清的时候,胸口已经透过了这把剑。“你赢了!”“不,我们都输了,因为我们都不是好父亲。”敖光笑了笑,“可惜我已经没有机会了。”李靖感到很疲倦,倒在了沙滩上。西去李靖醒了。他想起昨天晚上做的那个梦。他梦到了哪吒,坐在莲花上,睁开了眼睛。还梦到又到了杨府,梦里面红衣女子在他耳边说,且西去,别梦寒。身边的老头手里拿着乾坤圈,笑眯眯的看着他。“剑客李靖,且西去!”西边有一个金光洞,那里有一个孩子在等他。

超好玩助手家族
活动推荐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