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Posts tagged "如梦令"

2015/03/21 18:15

【如梦令】库克!我们要给你的苹果婊生猴子!

3月10日,苹果召开了2015年第一次发布会,apple watch 闪亮登场。在得知苹果要做手表这么个玩意儿的时候,全世界的游戏开放商都在等着给 apple watch 生孩子,但令人失望的是这次发布会上苹果并未表露出丝毫的“游戏性取向”。没有传闻中的首款游戏公布,没有更多游戏兼容的画面呈现,也没有提到将对游戏做出哪些软硬件上的支持。是块屏幕就能玩游戏也许会有很多人问,为什么非要在 apple watch 上花心思做游戏,为什么?因为 apple watch 身上有块“电子屏”。回顾一下历史,几乎所有带屏幕的电子设备都被做成了游戏机:在文曲星上玩贪食蛇,在导航仪上玩怒鸟,现在就连智能电视都可以抛弃游戏机自己搭载安卓系统玩游戏了。所以,面对一块用户时时刻刻都会戴在身上的超级屏幕,开发商们没有理由不去打它的主意。导航仪上的怒鸟游戏在 apple watch 上有哪些可能性虽然 apple watch 的屏幕很棒,但仅比拇指稍大的尺寸还是存在着很多局限性,如果跳脱出屏幕之外利用上其他功能,也许我们可以创造出更多更适合 apple watch 的游戏玩法来,而不是只能在这块售价十几万的手表上玩钢管鸟和贪食蛇。真人版吃豆人《吃豆人 PACMAN》是南梦宫在上世纪80年代开发的一款非常经典的街机游戏,很考验玩家的全局观念和反应能力。把《吃豆人》做成 apple watch 游戏也许很多人都想到了,但是,利用 apple watch 的硬件功能结合 iPhone 做成《真人版吃豆人》有没有人想到呢?也不是没有,国外开发者 Thomas Chatzidimitris 就开发过一款名为《PacMap》的安卓游戏。玩家站在真实世界的街道中,游戏将通过智能手机的GPS来确定玩家的位置。接下来,游戏就会在玩家200米范围内制造一个虚拟的吃豆人场景,连同金币和幽灵一同显示在玩家的手机屏幕里。而玩家要做的,就是一边照着手机里的地图显示,一边奔跑“吃金币”了。想法不错,但拿着手机边跑边看地图雷达毕竟太危险,如果换做穿戴设备  apple watch ,游戏的安全系数应该能上升一个档次。  真人版跑酷与《真人版吃豆人》一样,这是一款需身体力行的游戏,VR是游戏界的未来,用身体去感受游戏的乐趣才是健康的游戏方式。与吃豆人的游戏场景不同,玩跑酷需要一些能持续出现、有节奏、有难度的机关设置,这在我们的生活当中有没有呢?当然有:选择一条里数较长的多车道马路,逆着车辆行驶的方向开始跑,以各种翻滚、跳跃、下跪滑行、左右侧空翻等花式动作闪避来车,当分数到达一定程度时,身后因交通混乱必会闪出可用的载具,如摩托车、电动车、手扶车等,吃了载具之后不仅可以进度加快,更是可让命数 1UP!想法不错,但最后你们可能会问,那  apple watch 能起到什么作用呢?别忘了,跑酷游戏里 GAME OVER 是家常便饭,用生命玩跑酷的痛点在于这可能将是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游戏。如果幸运,当你倒下了但还有气儿时,手腕上的 apple watch 便会自动呼叫“救命”并连线附近的急救医院。别管载具了!继续跑!分不涨啦!水中套环最近的独立游戏开发者都偏爱2D像素风,不知道这是偷懒还是真的都这么有情怀,如果要玩情怀,我倒是想起了一个更古早的玩意儿——国产第一掌机水中套环机。突然间听到这个名字可能很多人都会感到陌生,但听我介绍完这部掌机的玩法之后,80、90的朋友都会惊呼“我玩过!”。这部掌机的构造很简单,游戏采用真实的水和多个塑料小圆环打造游戏场景,玩家需要按压按钮往水箱里挤气,把塑料环套在上方的立柱中,当然,也可以通过体感操控来实现,游戏可以100%完美地体现包括水在内的一切物体的真实物理现象。游戏富有极强的自我挑战性。研发一款虚拟版的《水中套环》移植到 apple watch 平台上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想要追求完美的按压手感和100%真实的物理效果那就需要狠下心给 apple watch 改造一番了。如果真的有这样的需求,那么我推荐选择最经济的 sport 进行改造。这是我刚改的一块苹果表,感觉还行游戏辅助或许才是正道苹果把 apple watch 的售价定在了一个比我们预期要高出不少的价格区间内,这说明苹果给 apple watch 的定位还是有别于 iPhone、ipad 这些产品的。这里我认为苹果想要打造的是一块表,而不是一款电子产品,别看它表面拥有多少多少功能,但它最核心的功能在我看来就是“辅助”,我想不会有多少人买 apple watch 的目的是出于为了看时间、打电话、聊微信,更不会是为了玩游戏。彰显品味、追求品质甚至是纯粹脑残粉也许才是购买 apple watch 的用户最根本的需求和初衷。如果非要蛋疼地在 apple watch 上玩游戏,把 apple watch 作为“第二屏”来辅助手机、主机、电脑等平台游戏,或许会有更好的表现。譬如我们平时玩 MMO RPG 时,经常按Q翻阅未完成的任务清单是件很麻烦的事,此时低头或抬手滑动下手表就能查阅任务是很舒爽的事;同样新手在玩格斗游戏时总是会记不住招式如何搓,此时喊一声招式名手表上会立刻显示招式。。。;再譬如玩 FPS 时,用手表来引爆地雷的代入感。。。虽然这么做看起来还是有点傻,但可能对于一块硬要挤进游戏圈的手表来说,这是唯一的出路。其实“游戏第二屏”的概念在智能手机时代就该有了,但相对来说手机的局限性还是很大(你会愿意左手拿着手机,右手撸鼠标吗?),那么 apple watch 的到来能促进这一概念的实现吗?我想还是不能,因为我特么更不愿意左手绑着手表和充电宝,右手撸鼠标啊!!!

2015/03/16 23:10

【如梦令】萌物不萌,当它们成为你身边的闪灵

上周,恐怖游戏《玩具熊的五夜后宫3》正式上架app store ,并且迅速地占据了多个地区(北美与南美居多)的付费榜榜单第一的位置。别看这个系列已经推进到了第三作,实际上系列的开端也就在去年年中而已,并且第二作在去年年末还被多家外媒收进了年度最佳手机平台游戏TOP 10、TOP 5之列。但是,别看《玩具熊的五夜后宫》的成绩傲人,在中国地区,玩过这个系列甚至知晓这个系列的人却寥寥无几。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同一款游戏在不同地区所产生的效应差别如此之大呢?答案就是:不同的文化。西方“迎”鬼,东方“避”鬼在欧洲、美洲,大部分国家的宗教信仰都是基督教,万圣节对于基督教信徒们来说又是非常重要的一个节日,经过长久的历史更迭演变,万圣节已经成为人们与鬼魂共舞的一个狂欢节日,这是西方的鬼节。与之相比,中国鬼节度过的方式除了一些仪式以外,节日当天还留存着许多禁忌:独行夜游、偷吃祭品、靠墙、说“鬼”字等等这些行为都是不允许的,这是为了避免“惹鬼上身”,另外日本鬼节中的“撒豆”一行也是出于这个目的。而鬼是广义恐怖里一个最具代表性的具体表象,简单地总结:东方人较之西方人更惧怕恐怖。萌萌的玩具熊为什么如此恐怖?《玩具熊的五夜后宫》里的角色只有几只机器人玩具娃娃,熊弗莱迪、兔子邦尼、黄鸡奇卡等,这几个原本很萌的玩具娃娃只是简单地做了下外观上的变形就能如此恐怖吗?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恐怖的感觉从这几个娃娃身上散发出来?因为他们处于像人和不像人、与人类接触却又无法交流之间的“恐怖谷”。“恐怖谷”这个假设是由日本现代仿真机器人教父级人物森政弘于1970年提出:当仿真机器人的外表和动作像真实人类,但又不是完美拟合时,作为观察者的人类会产生厌恶反应。所以,我们对于玩具娃娃的情感反应是随玩具娃娃和人类相似程度的增加而增加的,然而当相似度达到一定比例,我们的情感会突然逆转,产生厌恶感,而随着相似度的继续增加,我们的情感反应才会再次爬升起来。越是与人类接近,我们越有可能对其感到厌恶和恐惧毁童年开始,慎入好,有了“恐怖谷”理论做支撑之后,下面我们就可以开始尝试着去创造一些恐怖的角色了,《玩具熊的五夜后宫》作为一款有角色设定的游戏,在国内没人认得里面的玩具熊弗莱迪、兔子邦尼、黄鸡奇卡这些角色。一款没有品牌认知基础的作品在中国想要发芽谈何容易,这也是为什么《玩具熊的五夜后宫》在国内火不起来的原因之一。对于中国玩家来说,这里是一个讲求情怀、讲求知名度、讲求童年的国度。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完全可以在大家已经很熟悉的哆啦A梦、海绵宝宝、Hello Kitty、喜羊羊灰太狼等动漫角色身上进行二次创作,看看这些记忆中的萌物能不能迸发出令人惊声尖叫的恐怖感。哆啦A梦哆啦A梦一直是大雄身边的守护神,腹中的“百宝袋”随时都可以掏出帮助大雄解决困难的道具来,但转念一想,脑洞再大点的话,有些道具可能会存在安全隐患,可能会造成非常恐怖不堪的后果。譬如最常用的竹蜻蜓,为了确保人在高空飞行时最基本的安全,竹蜻蜓会在与人体接触的吸盘部位加装安全锁,没有特定的解锁工具是无法在运转过程中打开的,另外为了能进行上升和下降的动作,竹蜻蜓还能同轴反转。下面我们来假设一个场景:当使用者在高空穿戴着竹蜻蜓做极速下降动作时,竹蜻蜓的轴承与吸盘衔接处突然断裂分离,那么桨体连同轴柱会凭借强大的下压力往使用者的脑部或身体钻下去,后果。。。咔嚓。。。咔嚓。。。海绵宝宝说起海绵我会马上想起幼杀的一首歌,其中的歌词有一段是这样的:——划过星空的流星那么短暂那么美这红尘就像海绵挤出来的是泪水如果你看过父母为婚外恋吵架打架如果你亲眼看过妈妈试图割脉自杀如果你曾听过别人对你所爱的家的传言你会不会陷入那个永恒的深渊——如果海绵宝宝生长在这个极度扭曲并极度缺乏爱的家庭里,那么当它伤心流泪时,从它的身体里挤出来的会不会是妈妈割脉自杀时溢出的血液呢。。。我渴望被爱。。。Hello Kitty给大家讲述一个故事,这是一桩残忍的杀人案件,发生于1999年的香港,此案一曝光立刻轰动整个香港。案中23岁的女死者,遭多人禁锢于尖沙咀加连威老道的一个住宅单位,被害者被迫饮尿、吃粪、严重殴打、燃烧身体,死后尸体被肢解、烹尸,头颅被塞进一个 hello kitty 洋娃娃之内。。。这位不幸的女死者在生前遭受如此非人的对待,而死相又是如此不堪,强烈的怨念令她死后难以超度,怨恨的冤灵一定会附着在那些名叫 Hello Kitty 的娃娃身上,徘徊于人世寻等待着复仇钟声的敲响。。。hello。。。killer。。。米老鼠我们先来看一段非常神秘诡异的视频,视频中,黑白画面上米老鼠在踏着重复的步子向画面右侧行走,背景音乐中的钢琴乱无章法,听上去更像是一个倍受折磨的精神病人在愤怒地敲击琴键。 在大约影片7分钟左右,开始传来一声声恐怖的尖叫,并且图片变得更加阴暗。 米老鼠似乎不跟著物理学的方向前进。变形的尖叫持续了直到8分钟,米老鼠的脸脸裂成两半,在影片的末端突然听到像音乐盒打破的声音。影片的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句俄文"在地狱的视线把观看者带回来。”门背后才是开始。影片中最令人不安的是那一段一段令人烦躁的背景音,如果你戴着耳机,则会明显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要冲进你的耳膜,让人十分难受。这段诡异的影片被命名为《自杀米老鼠》,传闻观看完影片的人如果自我心理暗示比较强,则会受不了强烈的刺激而自杀。环顾一下你的床边,是否能安心入睡看完以上这些黑化的动漫角色,你是不是已经在检查自己的床边是否放有同款的娃娃了?世上到底有没有鬼,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信则有不信则无,恐惧往往是生自人内心对于事物的未知和对自身的愧疚,如果你今晚仍能抱着这些娃娃安然入睡,那么我一定会夸你是一个善良、光明的人。能否成为正直的人,在此一举

2015/03/10 14:20

【如梦令】:真像大白 暖男充气娃娃也可以玩出花式

近期,迪士尼的最新动画电影《超能陆战队》票房评价双丰收,电影把一个呆萌的机器人——大白推到了观众的视线前,谁也没有料到一个身材走样的充气娃娃就这么轻松地治愈了全世界。使得2015年年度暖男的最佳人选早早地没有了悬念。作为一种商业行为,电影、手游同轨并行是我们认为理所应当的事情。迪士尼上一部叫好又叫座的作品《冰雪奇缘》在票房丰收之后立马令手下大厨迪士尼互动烧了一道手游小菜——《冰雪奇缘》同名消除游戏。很多人看完电影后不过瘾,想把电影中的世界、故事在游戏中回味一下,有这种需求的消费者不在少数,但是与电影同步发行的游戏能带给我们什么?——“这个故事好凄美,我想玩这个游戏”——“玩消除吧”——“这部电影好热血!我想玩这个游戏”——“玩消除吧”——“我想要一个大白,我想玩这个游戏”——“玩消除吧”没错,这次迪士尼互娱又给了我们一款名为《超能陆战队》的同名消除手游。面对2015年年度最佳暖男,你真的愿意在大白身上消来消去吗?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或许我们可以这么玩大白:===============================================================真人快打虽然《超能陆战队》简述了一个暖人心脾的基情故事,但是其中的武打戏比重也非常大,5人小分队(小宏与大白合体后算一个)借助团队自主研发的高科技装备,几个技术宅的战斗力瞬间爆表。所以如果做成一款格斗游戏,玩起来应该会很爽快。依照电影中的设定,队中每个人的招式都很独特,彼此之间几乎没有重复。不像某婊的“街头混混”系列,一个建模换几身不同颜色的马甲,再微调一下发波特效就能凑出好几个角色来。除此之外,《超能陆战队》必杀技也十分赏心悦目,还能与场景破坏互动起来。当然考虑到《超能陆战队》面向的群体绝大部分是少年儿童,所以你不能期望它做成格斗游戏之后能像《真人快打》那样血腥暴力,更不能像《死或生》那样抖奶乳摇。钢铁侠跑酷当大白第一次被小宏扣上那身鲜红色的钢盔时,你脑子里浮现出来的是什么?一定有很多人和我一样:“挖槽!iron man!”。gameloft的《钢铁侠》系列手游到目前为止已经推出了3作,其中画面碉堡的第三作颇让我印象深刻。虽然到了第三代作品《钢铁侠》已经有点要从动作游戏变味成跑酷游戏的意思,但喜欢的粉丝还是很多,毕竟这样的游戏类型更适合钢铁侠。那么这样的动作+跑酷的玩法会不会更适合于套用在大白身上呢?怎么样?是不是感受到大白的钢铁火箭麒麟臂已经安奈不住了?这么像,有什么理由不在一起?全民猜表情娱乐明星近两年被玩坏了,接连涌现出各种游戏版本。当韩国小姐竞选时,手游市场上出现了《韩国小姐连连看》;当房祖名、柯震东吸毒时,市场上马上又出现了《全民寻找房祖名》,现在全民男友大白出现了,肯定是要黑一下...不...配合一下的。但人家韩国小姐、柯震东、房祖名都是靠脸吃饭的,我这把不倚靠脸来卖萌的大白做成游戏真的会有人玩吗?思来想去,最后我觉得这可能是一款即将突破难度界限,并且只能运用自身强大意念来闯关的概念性实验作品,制作它还是很有价值的。这是我做的一个DEMO,你们先体验一下宠物小伴侣看完《超能陆战队》大家可能记住了大白有着一颗温到发烫的心,可能记住了他卖萌的正义,可能记住了他为小宏舍弃生命,但不要忘了小宏的哥哥阿正赋予大白的天职:医疗伴侣。大白本身拥有庞大的健康医疗知识库,而手游玩家中也不乏中老年人,这个年龄层的人们已经开始注重养生,他们会很愿意主动去吸收健康养生的知识。那么把大白作为一个拟人的知识库的载体与玩家互动起来,再设置一些养成、奖励机制,在一问一答之间即增长了知识,又培养了玩家与大白之间的感情。大白随行,健康相伴在互动方面,把大白打造成一个像汤姆猫、笨拙忍者那样的虚拟宠物也是完全可以的嘛,看看大白那Duang~Duang~Duang~的体质,你不会想要没事就去Duang~他一下吗?你可以像这样跟大白一起互动大白环游世界大白环游世界?给大白换装?不,我们来让大白给妹子们换装。这可以是一款类似暖暖的换装游戏,但同时又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换装游戏。我们给游戏定一个开放的规则——把大白穿在模特身上。游戏中会提供玩家千百套美美的衣服,模特自然是妹子,而妹子的身材也是可以挑选的。漂亮的衣服当然要分享出去,分享功能在现在的游戏里越来越被重视,一传十十传百,分享,让你心中的大白给世界暖一暖。你或许会说我这款《大白环游世界》抄袭了《暖暖》,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作品会有人拒绝吗?不必多说,你知道我指的是什么,看看下面两张游戏截图对比一下,高下立判。《暖暖环游世界》《大白环游世界》好大,好白...这些游戏都不是我想做的列了这么多,其实以上方案都是扯蛋,如果我是负责大白项目的主策,我会选择什么类型的游戏?那肯定是消除游戏~~首先,把成本、最终用户留存率、内购付费比率作为基点,我能选择的游戏类型不多,消除类游戏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其次,历史经验为证,消除类游戏自诞生之日起,便有着广泛的群众基础和生命力,其创收能力更是早已得到市场的验证的,而在移动设备上,消除类游戏的特点和优势更加地明显。消除类游戏易懂难精,但同时有非常具有挑战性,无论你的水平起点在哪,你都会想要把自己的成绩提升一下。且游戏主题几乎可以无缝接入,是一件可以百搭的洋装,《智龙迷城》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到目前为止《智龙迷城》与多少动漫IP或游戏IP联动过,你数得过来吗?数不过来了吧,无言以对是了吧?OK,立项!开工!主美!抄这个

超好玩助手家族
活动推荐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Copyright © 2012 超好玩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1095991号-7